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人物 > 2014(首届)全国医药物流行业年会——第一场头脑风暴纪实

2014(首届)全国医药物流行业年会——第一场头脑风暴纪实

2014/12/1         

    主持人——马建聪

    分会刚成立,所以今天会产生很多的“第一次”,这次对话是医药物流分会成立后第一次在台上做行业内的对话。以往的平台更多的可能是医药销售或者医药行业内的人士在台上做对话,而今天则为不同,希望各位嘉宾能擦出新的火花。 刚刚在茶歇时,有一位我在广东二十多年的同事,他说现在物流很上档次,医药物流近十年来变化非常大,我想今天在这里,我们围绕着资源如何整合的话题做一些沟通。首先邀请各位嘉宾分别说一下这十年前后对医药物流感觉最深的是什么?

    殷涛:

    各位嘉宾,很荣幸今天代表九州通走上这个舞台。很多物流界的专家(包括传统物流、电商物流)都认为医药物流在中国物流行业里,倾向于高端和领先。重点体现在什么方面呢?以我们九州通做一个案例,十年前跟十年后的现在相比,我们在两方面有很大的突破。第一方面是我们的网络,十年前在整个中国大陆地区,只有五家不到十家分公司,但是目前达到130家,真正有物流中心的接近60家,在全国25个省布局省级分公司和地市三级分公司。第二个方面信息技术的变化,九州通在相关的物联网技术方面的时间投入已有11年时间,在今年9月9日,正式上线的欧洲先进智能化仓储车,我们想在仓储车的使用方面,在亚洲地区是第一个这么高端的智能化仓储车库,而且这个仓储车的发明人,是奥地利的一位专家,我们聘他为员工,他是我们首席规划师,也希望在座的所有领导和嘉宾,有机会到武汉,到九州通物流中心参加一下。欢迎各位光临。

     顾超美:

    我做物流业十几年,做药品质量也有20多年,对医药物流行业感受很深,特别在物流行业中,就像马总讲的,医药物流本身只是属于医药行业其中一个小部分,而这小部分是一个辅助性部分。在十年前,我们作为一个辅助性的部门,寻找一些物流公司通过社会的力量做配送,因为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完全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04年我已经从事医药物流,那时候很难找到很合适的物流公司。药品的配送需要很多的条件,一个是售后服务上架服务,当时GSP没有2012年版要求那么高,但是冷链药品仍然需要冷链配送,也找不到适合物流公司做全线冷链配送,很多物流公司也想做这个业务,但是没有办法解决2-8摄氏度的运输,只能说接过来后,晚上临时放在空调房里,到第二天才可以帮你送过去。  那时候物流操作员的素质是非常低的,他们只是简单的把货送到A点到B点,没有售后服务上架的功能。经过十年以后的发展,物流公司随着我国医药经济的发展,逐渐壮大。在互联网的发展下,实现了网上签单的效果,可以实时跟客户反应到货的时间以及到货的准确率,经过十年的发展,物流越来越壮大。今天我们医药物流有了自己的家,下一步医药物流需要有一个标准化的管理,特别是包装材料的标准化,还有一系列冷藏运输标准化,冷藏仓库的标准化等等。谢谢。

    熊星明:

    我是来自荣庆物流的,我们公司现在是三个事业部,一个冷链事业部,一个普通物品事业部,一个危险品事业部。这么多年来,从物流供应商的角度来看,我们觉得医药物流有几个特点: 

    第一,要求标准很高。很大一部分药都有温度要求,而且对温度控制要求很高,比如前两天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家客户需要我们运输三车生物制药,价值两千万,要求温度波动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其次,医药物流对运输车辆设备标准要求也非常高,所有的车必须经过验证。此外,跟踪技术也要达到很高的要求。我们在追求达到这些高标准的过程中,服务水平和能力有了很大进步。第二,现在大多数医药物流以企业物流、第三方物流为主。第三方物流能够充分满足医药企业(包括药品流通企业)整体物流服务的又很少。这个也是行业面临的挑战,相信这种现象在今后会得到改善。

    霍佩琼:

  感谢大会给予此次机会,能够把我邀请到台上跟大家进行分享。因为我从03年进入到华润这个体系,03年我们首批通过国家GSP认证,当时没有物流两个字,只有运输或者车辆的要求,到了09年我们第二次认证的时候,就开始出现运输管理。从03到09年,到现在是一个中间时段,在国家来看,其实对于我们原来只是从点的管理到现在网、面的管理,是一个逐步提升的过程。作为华润或者作为我现在就职的公司,它是我们国家作为进口药品起步比较早的医药企业。我们是从05年开始接触物流或供应链、冷链管理、链条管理的概念的,我们也是首家通过实行冷链供应链产品的企业。从05年接触第一家客户,我们才清楚了解这些概念。现在大家都会用的温度记录仪,那时候我们冷链就是把货送到门口,用一个红外线枪打一打,知道多少度就放心了。链条管理,我们从05年就开始实施。国家能有相关法律法规是07才有《冷链管理条例推行》。 到今年,多了新版GSP认证,最新版GSP认证里,这十年间医药物流提高到很高的高度,包括我们很多细节,各省的条款里,对很多参数的要求已经达到了细致化的管理。这十年我自己的感受,从一个粗放型管理到经济化管理,对我们提出的要求越来越多,现在经济化的管理就像今天马总所说,我们的市场分工,大家职能的细化,有更多的要求或者是更多的结合点,所以让我们今天有这样的平台坐在一起大家互相交流和沟通,这十年对于我个人来讲,从质量到物流,我觉得是飞跃的发展。

    郭振钟:

    医药物流十年的变化,可以从冷藏车数量的增长量看出,03年冷藏车全国市场销售量也就一两千台,而现在已经到了1.6万台,将近2万台。新版GSP法规,从去年6月份开始实施,冷链车的需求是爆发式增长,去年医疗用的冷链车,占到冷藏车的5%。从市场上车辆增长来看,未来市场还会持续保持快速的增长。现在买车的客户群体中,第二方物流企业占得更多。通过新版GSP法规实施后,第三方物流企业有了发展的契机。市场会保持高速增长,物流行业运营模式会出现多样化。

    主持人——马建聪

    医药物流要形成产业化,提高医药物流专业性,必须依靠原来传统物流行业和社会资源的合作,下面我们来听听三位嘉宾从需求方来讲,更希望社会资源如何配合我们行业做好专业化?

    霍佩琼:

    作为需求方,我认为有三方面对我们医药企业或者医药物流冲击会比较大。在座的各位,法规观念和个人素质都比较高,但是在我们实际操中,人员的法律法规观念并不一致。谁去培育、谁去指导操作人员呢?现在的物流公司是否具备培训指导的功能和职能?这是一个瓶颈。第二个瓶颈,很多用品用具,行业标准不统一。比如说国药系和华润系都做验证,但我们是不是在同一个参数下做出来的结论,现在是没有统一标准的。很多公司是委托第三方做验证的,但第三方的水平他们自己也没有验证,这个也提示我们,标准统一的重要性。第三个瓶颈,医药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终端才是我们的命根子。怎么落地,落地的车配怎么样,我们做医院配送时会遇到很多瓶颈。比如医院门口货车不能进,7点后才能卸货等等,这是作为需求方最迫切想得到答案的方面。

     殷涛:

    我们的需求一个是企业内部的人才需求。九州通目前在进行商物分离,非常需要熟悉供应链的知识、熟悉财务、熟悉管理知识的专业人才。所以从内部来讲,人才是很大的问题。我们另外一个需求是和更专业的物流企业的合作。九州通在医药物流行业里,主要优势我们认为一个是仓库的仓储,二个是每个省内的配送。但是在干线的运输方面,在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方面,我们都是很弱的。是否自己来建设?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们的干线一定要和更专业的企业合作完成,我们想和各个高大上的物流企业探讨业务上的合作。

    顾超美:

    我们需要更多第三方社会的物流。如果我们企业自己配置一系列的运输力量,从成本来计算,是非常高昂的,因此更需要在座社会物流公司帮助我们做配送。药品运输除了冷链以外,还要有一些30度以下药品的运输。我们接下来会更多地关注药品的特性,除了30度以下,25度以下,还有2-8度以下的。想跟委员会提出一个需求,通过我们行业的概念,跟政府交涉,设立一个运输价格。往往药品价格是由政府控制的,2015年价格要放开,但是这个放开对于医药物流企业会受到一定影响。比如广东南方平台交易,它以最低价来竞争,这个价对医药物流来说,有很大的成本。在医药商品定价时,没有很全面地考虑到技术的要求,比方说温度的要求、客户上架的要求,售后服务的要求,这些都是要成本的。有了运输价格,才能够跟社会物流结合在一起。

    主持人——马建聪

    请熊总从作为提供方提出他们的观点,或者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

     熊星明:

    医药流通企业,首先要考虑如何把物流外包给第三方,无论是流通企业还是制药企业,如果花很大精力建立自己的物流市场,只做自己企业的物流,并不容易做到。因为物流达到一定规模时,效率成本技术才能上来。制药企业和流通企业,在考虑供应链的时候,应该把物流这一块尽量考虑外包,这就是跟物流企业共同建立干线运输和配送运输。我们现在在做医药物流时明显感觉到,风险跟收益特别不对等,2千万的药从上海到广州,运费可能只有一万块钱左右,如果出现问题,保险公司不给承担,就要自己承担。如何使价格跟运输的要求匹配,我觉得这个也很重要,没有一个合适的运价绝对不会有一个好的服务。现在成立了分会,我们希望分会可以协调行业和政府的关系,推动向第三方物流转移,整合社会第三方物流资源。因为现在物流企业都没有仓储这一块,我们也想帮助流通企业做仓储这方面的工作,但是在政策上还有限制。现在没有一个公司能够承揽下从仓储到干线运输,一直配到农村的体系,这也是政府行业和企业需要一起努力做的。

    主持人——马建聪

    接下来我们来听听郭总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郭振钟:

    我比较赞同熊总的观点。以我们的产品为例,为了应对GSP法规匹配车辆,车辆需要改装,改装的过程中,会造成质量不等,这样会影响大家后续的使用。如果出问题怎么办?由第三方提供更好的服务,减轻第一方和第二方的成本和压力是比较好的办法,所以我还是比较赞同第三方物流企业介入这个市场。同时我们这个企业也会尽最大限度规范冷藏产品。

    主持人——马建聪

    因为是对话,所以不能光是说我们自己的情况或者观点,我设计了一个环节:在座的可以选择你想提问的一方,比如在工作中或者今天讨论的这个主题的一些疑惑,做一个交流,做一个真正的对话。先从熊总开始,你可以选择一位你希望发问的。

    熊星明:

    我想请问殷总,九州通未来发展思路是怎样的?

    殷涛:

    九州通目前也在做物流专业化的尝试,做医药物流也是逼不得已,十年前在国内找不到一家可以为我们提供物流外包服务的供应商,所以只能是自己建。九州通发展到现在都是一种重资产模式,我们全国50多个物流中心,地是自己的,员工是自己的,仓库是自己规划设计的,IT信息系统是自己的员工去写程序,后期运营维护全部是自己的,包括现在都是。走到今天,我们发现重资产的模式有它的好处。我们十几年前拿的地,现在升值很多,很多地由工业性变成了商业性。但是感觉很多地方的确不够专业。比如客户的定单,我们拣选发货包装到装车、发车的时候很多到凌晨12点,甚至第二天早上凌晨三四点等等。我很赞同熊总的说法,未来很可能我们还会选择其他的合作或者是战略资本,股权方面合作的模式,把我们的物流向更加专业化的物流公司分包。未来的电商是医药物流需要重点关注的。我们集团围绕电商,成立不同的事业部门,但是这些事业部的发展方向,如果是仅仅通过九州通一家的能力,我们可能要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探索。如果有专业化公司合作,可以缩短探索过程。

    主持人——马建聪

    郭总对在座哪一位嘉宾提问?

    郭振钟:

    熊总,第三方物流和医药运输最后一公里,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话题。福田汽车提供的产品如何处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如何和第三方物流结合呢?

 

    熊星明:

    以我们公司为例,我们除了新疆没有分公司,其他地区都有分公司,而且部分比较重要的二线城市已经建了立分公司。冷链是我们比较大的业务,明年我们会投更多的车辆。现在有一个比较大的趋势:少批量、多批次。我们冷链事业部,不管是热的还是冷的,我们都放到冷链事业部里,我们的配送车辆可能也会有更高的要求,来满足现有有客户的配送要求。

     顾超美:

    我想请问熊总,今天经过一个物流公司,看见满地都是双十一的货品、集货区。我们跟每个公司做第三方物流,最终还是要分解的,分解到同一个线路。假如说物流公司都这样,我们医药公司把货交给他放心吗?在集货区方面有什么改变?

    熊星明:

    快递公司可能比较简陋,所以摔货、堆货都会发生,我们公司分拣有很大的区别,分拣的过程中码货和搬运相对比较标准,当然也有可能摔坏,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双十一这样的情况。双十一对我们没有太大的影响。我们还是比较精细,像香奈儿香水,还有一些生物制药,都会很精细地处理。对于货量大的问题,整箱搬运、码放、装卸相对来说好一些。

    主持人——马建聪

    双十一是集中采购,现在还没有说集中生病的,所以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殷涛:

    我想请问郭总,福田在汽车生产行业里,现在也是做得不错的。我们目前省内车辆,主要是以540的车为主,顺丰买一千台,我们买一百台买不到,作为福田来说,这个车型和我们以往合作的车型相比有什么优势?还有你们谈到的救护车,福田车有能力能够办到这个救护车牌照,还是说需要我们做出一些配合?

    郭振钟:

    福田汽车在城市内冷链物流上,拥有70%的市场,去年是80%,因为大家都在发展冷链物流。福田汽车在国内是车型最全的一个企业,从大的卡车,到轻型卡车,再到小型车,还有微型车,微型客车。救护车是国家统一采购的,警灯使用量也是由国家控制的,怎么样给我们放通行证,过程还比较漫长,因为采购方比较复杂。福田企业会积极配合冷链物流企业,我们也在研究,下一步在药品冷链运输方面能不能有所突破。

    霍佩琼:

    随着国家医改落地,不断推进,基药配送是放在华润面前很重要的课题。我想请教殷总,对于基药的配送,我们怎么想方设法满足?原来点对点的物流,面对如此散、广的市场,逆向物流怎么管?

    殷涛:

    作为B2B物流,包括B2C物流来说,我们跟基药还是不匹配的。为什么这么说?基药跟我们原来物流形态有很大冲击,基药一百万的药品,需要配送的物流量是传统B2B药物的3倍到5倍。从发货拣选到专车配送都面临很大的困难。员工可能凌晨1点下班可能拖到凌晨7点下班,我们从集团物流总公司和人力资源总部、运营管理总部,派了团队去山东做为期两个月的调研,在两个月内进行了大的调整确定要做基药,虽然做基药是亏损的,我们不计成本,因为这做的是善事。九州通以做O2C药品为主,药品卖的价格毛利比较低,但是加上基药我们可能亏更多一些。我们一方面要支持这个公司,从它的物流队伍和配送体系,给它更多成本的支持,和企业文化方面的关怀。我们另一方面要开发一些高毛利的产品。未来怎么走,我觉得还需要跟第三方物流公司配合。逆向物流这一块对我们来说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我们上游的客户,零售连锁药房超过接近20万家,我们全集团一千多台车,每天都要配送,未来可以探索这方面的合作性。


 
栏目最新
  • ·美国Cryoport公司亚太区总经理戴宁先生专访报道
  • ·医疗器械两票制来了!企业如何绝地逢生?
  • ·刘小平:药品GSP与冷链管理
  • ·马建聪:新常态的医药流通变化——医药物流价值定位的思考
  • ·县乡村药品供应保障和监管信息化管理和监管信息化管理建设
  • ·医疗器械供应链的挑战与机遇
  • ·新形势下的第三方医药物流预测
  • ·怎样向第三方供应链解决方案供应商转型?
  • ·关于药品冷链航空运输
  • ·供应链配置难题——中国和印度制药行业的洞察
  • 推荐文章
  • ·2018生物大分子药物论坛
  • ·2018医药物流中国行·河南站随行企业征集函
  • ·2016国际医药供应链峰会在海口盛大举行!
  • ·第三届中国医药物流行业年会在海口盛大举行!
  • ·走进校园| 医药物流大讲堂圆满举行
  • ·Aramex和新桥制药公司成为合作伙
  • ·秦玉鸣会见RX360国际医药供应链联盟CEO Mark Paxton
  • ·全球67位医药供应链专家谈医药供应链的机遇与挑战——DSV市场监测
  • ·“聚力突破,开创新局”丨思齐第三届医疗市场年会
  • ·2017EBC易贸生物产业大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