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国药、九州通 VS 顺丰、京东,哪类医药物流企业才是未来?

国药、九州通 VS 顺丰、京东,哪类医药物流企业才是未来?

2019/2/15         

天下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记得十几年前,刚刚进入医药行业,从事供应链管理工作,医药的运输和其他行业没什么两样,公路、铁路和航空,随着社会物资源源不断从药厂GMP生产线下线,经过工厂仓库短暂的储存,发运到了一级经销商。那时候的承运商也不完全理解自己所做的医药物流,只知道这箱子药比手机贵,别破损。而且因为贵,所以运费利润率还可以,要珍惜这个业务。

 

再后来,国药北京做了第一个医药三方物流业务,也就是拜耳医药的产成品,委托存储在国药北京的仓库,记得那是2004年的国内第一个委托医药三方物流项目。至今,当时参与这个项目的国药、拜耳的同仁们还都引以为豪,虽然当时是项目运作的复杂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对于双方团队都是痛苦不堪。

 

其实那时候的药品经营公司很少有愿意做第三方委托存储的,首先政策不明朗,不知道药监局到底是什么态度;其次,药品销售是一个收益不错的行业,没必要去做物流来挣这点碎银子。但是,国内还是有一些有远见和担当的领导者与企业,率先开始了本企业的医药物流业务,如国药、上药、广药等物流团队。

 

当时,这几大家主要以医药委托存储业务为主,原厂的运输业务需求基本不进行参与。这也给了现在一些医药运输企业进入这个行业的机遇。因此,目前活跃在医药运输领域的社会物流企业,主要来自北京、上海、苏州等地,他们更多是跟随着服务的核心药企的发展逐步壮大到当前的业务规模。全国有几个核心的区域分公司,业务体量在1-3个亿左右,80%以上业务为医药业务。近几年,随着互联网、资本等资源优势企业兴起,又出现了顺丰、京东、日日顺、海航等全网公司建立自身医药物流的版块,摩拳擦掌参与这块细分领域的业务。

 

总之,简单介绍了医药物流的前世今生,我们不难看出,所谓医药物流实际细分为药品仓储服务和药品运输服务。药品仓储服务目前主流还以传统医药经营公司提供服务为主,药品运输服务这几年正处在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状态,各企业结合自身优势,运筹帷幄,以“胜者为王”或“剩者为王”为目标,在各自跑道上前进着。

 

1.传统医药流通企业的优劣势

 

传统医药流通企业是相对目前兴起的社会物流涉药企业而言的。这些医药流通企业往往在企业里肩负着两个职能,一方面要承担企业自身经营药品的仓储和运输职能,另一方面也承接其他医药生产、经营企业委托仓储、运输服务。这类企业的优势很明显,医药物流业务有一定的保障,并没有到需要完全自负盈亏的状况,即经营压力相对较小。但是,这优势同时也是这类企业的劣势所在,因为经营压力小,容易出现决策保守,创新滞后,运营成本高,不具备竞争力等问题。

 

因此,很多公司有远见的领导者,已经开始了内部的改革推动,国药、九州通、华润等企业都相应独立核算自身医药物流业务,并积极开展市场拓展工作。2018年,国药物流动作应该是最大的,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其冷链事业部承接了90%的疫苗生产企业业务,并在长春疫苗事件后,积极组建自有冷藏车队,承接更多疫苗工厂全国冷链业务,体现了央企的担当和远见卓识。九州通医药物流则是结合自身业务特点,根据FBBC业务部门需求,搭建全国最具深透性地医药供应链网络。

(上图为国药物流宣传材料,选自国药官网)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传统医药流通企业在医药物流市场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这些优势包括:政策优势、客户资源优势、仓储资源优势、商业交易优势、网络能力优势等。但是这些优势随着国家对医药物流的政策开放,互联网及资本的助力以及医药商业政策的推陈出新,都在逐渐侵蚀着传统医药物流企业的业务优势。相反,这些企业的劣势反而在相对开放的医药物流市场更为突出,如:

1. 传统仓储资源优势基本饱和;

2. 全国性运输网络能力和区域性运输网络能力的薄弱;

3. 具备改革和创新特点的人才团队建设缓慢;

4. 企业机制在运营中无法与时俱进等。

这些都使得传统医药流通企业在医药物流的市场中看似强大,实则需要更强的力度,更大的决心来加速转型。

 

2.社会物流企业的“搅局”

 

谈到医药物流,其实在运输领域一直都离不开社会物流的影子。从早期的小物流公司,到现在百亿级以上收入的物流集团,都在以各种角度参与者医药的运输业务。这里面大体可以分为以下三类企业:

 

第一类就是集团型社会物流公司,快递公司等,如京东、顺丰,这类企业根据自身业务发展需要,大张旗鼓地介入药品运输,甚至仓储业务领域,成立专门团队进行医药物流市场、产品、运营、质量等体系的搭建,利用自身网络能力和优势,从全国布局医药物流的营销及运营。

 

第二类则是一定时期内以医药运输为业务主体的民营物流公司。他们自身有一定固定的客户资源,围绕这些核心客户匹配了较好的运营管理体系。并且随着医药物流市场的发展,他们抓住机遇,快速扩大市场份额,以及尽最大努力增加运营资源。这类企业也会在全国一些核心地区建立分公司,逐步形成自有小范围网络能力。

 

第三类是社会物流的基础企业,各种专线公司,快递、快运公司,他们的网络里一直有药品的运输,但是,这类企业做得是非常基础的社会物资运输,并没有把医药物流作为一个单独项目加以管理和推广。这类企业在医药物流市场的比例最高,也是在评论医药物流企业是小、散、杂的主要原因和出处。

 

在社会物流企业中,顺丰、京东在医药物流的动作最为抢眼,很容易被相提并论并加以比较。顺丰的医药事业部早于2014年就已经对外宣布成立,经过这几年的团队整合、医药物流产品推出,以及陆续增加医药三方物流仓、冷藏车等资源的匹配。累计投入巨大,并随着团队的努力在医药物流市场上取得一定的成绩。京东物流更是凭借医药电商的优势,组建医药物流市场团队,迅速开拓相关医药物流业务,并在2018年经过沉淀与思考,发力布局医药市场。当然,第二、三类社会物流企业也并不甘心居人之后,在随着业务逐步增长的同时,小心谨慎地增加着资源的投入。从近五年的发展来看,社会医药物流企业还处于胶着状态,并没有短时间内随着物流大佬们的介入而迅速积聚而规模化发展。

 

思考

医药物流从行业发展角度,到底哪一类企业才是未来呢?

 

相信答案并不唯一,只要掌握医药物流企业的核心价值,哪类企业都有可能走到最后,甚至并肩走向未来。

 

这些核心价值一定围绕药品流通过程的服务增值,包括医药流通管理体系的建设、药品运输过程安全的保障、符合国家法规政策的信息系统建设、药品流通的网络广度与深度建设,甚至是服务于医药流通商业的金融、互联网能力的价值补充等。

 

这些都有可能是医药物流企业真正深度服务于医药流通行业,形成品牌竞争力和服务粘性的考量方向,也是医药物流规模化的基础。

 

企业具体分析方法,可以参考下图波特五力模型进行梳理。

3.天下大业,分久必合

 

突破当前医药物流的小、散局面,是医药物流集团型公司的期望,也是国家监管部门的期望,同时也是医药物流行业生产、经营企业的期望。但是,如何迅速地规模化医药运输企业,需要多长时间完成这样的规模化,都是这盘棋里的棋手们需要思考的关键要素。

 

首先,企业需要问自己一些问题,以清晰地定位自己所在的市场。希望在未来的医药物流市场占据多少份额?自身的优势与不足在哪?竞争对手的优势与劣势是什么?我的合作伙伴是谁?我们要合作什么?我们要避免什么冲突?如下图所示,任何一个企业都有优势和劣势,用什么方法弥补不足,发挥优势是企业需要慎重思考的问题。

其次,结合医药物流市场特点,结合企业自身能力优势,企业应该深度思考在分久必合的大趋势下,每个企业应该怎么走下一步。

 

时间维度是每个企业家、每位决策者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传统医药物流企业和社会涉药物流企业,以及中小三方物流企业大家所面临的时间维度是不一样的,留在每类企业要走的棋,要布的局是不同的。但是,殊途同归,分久必合。是合别人还是被别人合,这是一个问题。最后,在互联网时代,在猪都可以有机会飞起来的时代,打败我们的往往不一定是眼前的竞争对手,医药物流企业的既有优势有可能瞬间被淹没在一次商业合并,被颠覆于一场新发布的政策。无论目前企业在医药物流的定位,都应在做足自身体系建设的同时,积极投入到医药物流规模化的大潮中来。

 

总结

2019,找到自己的朋友比发现谁是敌人更重要,努力参与到医药物流市场的大整合中,切勿敝帚自珍,切勿期待一统天下。

 

可以预见的是更多的具备全网能力的物流企业参与医药物流的细分专业化市场,更多传统医药流通企业开始看到医药物流的曙光,抓住先机,积极投身到整合的浪潮之中,期待更多的垂直整合和横向整合,让这个市场更加五彩缤纷。

 

附录——医药物流政策小贴士

 

GMP:

 

GMP, 全称(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S),中文含义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或“良好作业规范”、“优良制造标准”。GMP是一套适用于制药、食品等行业的强制性标准,要求企业从原料、人员、设施设备、生产过程、包装运输、质量控制等方面按国家有关法规达到卫生质量要求,形成一套可操作的作业规范帮助企业改善企业卫生环境,及时发现生产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加以改善。简要的说,GMP要求制药、食品等生产企业应具备良好的生产设备,合理的生产过程,完善的质量管理和严格的检测系统,确保最终产品质量(包括食品安全卫生等)符合法规要求。

 

1988年在中国大陆由卫生部发布,称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签署的2011年第79号令,《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2010年修订)》(下称新版GMP)已于2010年10月19日经卫生部部务会议审议通过,自2011年3月1日起施行。

 

GMP虽然旨在规范药品生产企业,但是服务于药品生产企业的药品的仓储、运输服务,同样需要执行GMP管理理念,从组织架构、文件、记录,以及质量体系建设的可控性等方面都应体现GMP管理思路。

 

GSP:

 

GSP是英文Good Supply Practice缩写,在中国称为《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1998年,在1992版GSP的基础上重新修订了《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并于2000年4月30日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令第20号颁布,2000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2013版《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已于2012年11月6日经卫生部部务会审议通过,自2013年6月1日起施行。《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令第13号)已于2015年5月18日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务会议审议通过,现予公布,自公布之日2015-07-01起施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修改〈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的决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令第28号)已于2016年6月30日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务会议审议通过,现予公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GSP对于药品的仓储、运输更具有直接的指导作用,特别是新修订版对于医药冷链管理的要求,更是提升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医药三方物流服务:

 

早在2004-2005年,医药三方物流服务就被国内几家大型药品经营企业所提出,并在国家药监局开始了政策层面的探讨。随后,部分地区开始以项目形式试点,2005年4月19日,国家局以《关于加强药品监督管理促进药品现代物流发展的意见》发布指导。当时更关注医药物流中心建设。后陆续各省出台药品现代物流建设要求,并办理建设审批工作。直至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第二批取消15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国发〔2016〕9号),决定取消从事第三方药品物流业务批准等7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食品药品行政审批事项。

 

目前医药三方物流虽已经取消审批工作,但在各省药监局执行过程中,以及医药企业委托存储过程中,还是会更加倾向于支持具备药品现代物流中心能力企业承接医药三方委托存储业务。甚至有些省明确规定,在本省药品委托存储和运输应交于同一家企业处理,方便追溯管理。

 

药品两票制:

 

“两票制”是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减少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并且每个品种的一级经销商不得超过2个。

 

2017年1月,国务院医改办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联合下发的一份通知明确,综合医改试点省(区、市)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要率先推行药品采购“两票制”,鼓励其他地区执行“两票制”,以期进一步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减轻用药负担。

 

两票制在医药物流环节的影响是订单单量增加,订单件数变小,订单配送目的地下沉。进一步碎片化。给传统运药的运输模式带来了进一步的冲击。

作者 |  刘俊林

来源 |  罗戈研究院


 
栏目最新
  • ·oTMS助力上药控股徐州股份 打造透明安全的医药物流体系
  • ·强生57.5亿美元收购,将挑战达芬奇机器人
  • ·国药、九州通 VS 顺丰、京东,哪类医药物流企业才是未来?
  • ·北京方舟医院曝光坑害老百姓血汗钱的医托骗子
  • ·药企并购热潮持续 医药行业大洗牌
  • ·CES 同期,洲斯物联重磅推出 2 款‘公里级 RFID 无线射频模块’
  • ·中国基因集团(香港)打造生命健康南方“达沃斯”
  • ·北京方舟医院被白白手拉手网友曝光治疗过程
  • ·北京方舟医院曝光坑害老百姓血汗钱的医托骗子
  • ·服务之道,“星”脉传承| 服务技能大师级对决,就在今冬!
  • 推荐文章
  • ·2018生物大分子药物论坛
  • ·2018医药物流中国行·河南站随行企业征集函
  • ·2016国际医药供应链峰会在海口盛大举行!
  • ·第三届中国医药物流行业年会在海口盛大举行!
  • ·走进校园| 医药物流大讲堂圆满举行
  • ·Aramex和新桥制药公司成为合作伙
  • ·秦玉鸣会见RX360国际医药供应链联盟CEO Mark Paxton
  • ·全球67位医药供应链专家谈医药供应链的机遇与挑战——DSV市场监测
  • ·“聚力突破,开创新局”丨思齐第三届医疗市场年会
  • ·2017EBC易贸生物产业大会
  •